370537.com

370537.com====正式启用新域名370537.com=====

370537.com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心情故事 >> 浏览文章

美日以TPP遏制和孤立中国

作者:370537.com 日期:2015-10-7 来源:www.370537.com

“如果我们不制定世界范围内的贸易规则,猜猜会发生什么?”2015年5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演讲时说,“中国将会接手。”

  10月5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2个谈判国在美国达成基本协议,同意在投资及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统一规范,奥巴马当天在声明中再次提及中国,“我们不能让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书写全球经济的规则。”

  “美国重返亚洲、实施战略再平衡,主要由经贸和军事两方面构成,其目的之一是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复旦大学日本问题专家冯玮教授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TPP是美国在经贸方面遏制中国的重要举措,中国无法让TPP不挑战中国,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应战,而对于TPP对中国经贸的挑战根本“不必悲观”。

  中国已经是亚太地区实力超群的经济强国,吉迪恩 拉赫曼2015年5月在《金融时报》专栏文章《美日无法用TPP遏制中国》中同样强调,“一个TPP协定不足以、也来不及改变这一点了”。

 TPP要点披露

  日本共同社6日披露了TPP基本谈妥的要点包括:日本将新设美国和澳大利亚产大米的无关税进口配额,在TPP生效第13年达到总计7.84万吨;关于日本进口牛肉的关税,从目前的38.5%到第16年下调至9%;高价位猪肉的关税从4.3%分阶段进行下调,第十年取消;低价位猪肉关税从目前的每公斤482日元(约合人民币25.5元)到第十年下调至50日元;大麦和小麦事实上的关税到第九年削减45%黄油和脱脂奶粉设定优惠进口配额,配额以鲜奶换算在第六年达到7万吨;美国进口日本汽车的关税经25年逐步取消。汽车零部件方面立刻取消以出口额计算的全部品目的81.3%;医药品研发数据保护期实质上为八年。

  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副主任沈逸副教授就此认为,这主要体现TPP在美国、日本、新西兰这些国家之间的货物贸易条件的变化和改善,除了汽车零部件和医药品研发数据保护期等之外,TPP目前看到的要点,并没有太多改变全球产业链分布的内容。对中国来说,中国的出口是和全球产业链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除非产业链布局因为TPP发生颠覆性的变化,否则中国面临的实质性压力远比想象的要小。

  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权衡认为,TPP让亚太经贸关系多了一个渠道和平台,从这一点来讲,有助于大国间进一步沟通交流谈判,有利于实现合作共赢,也有利于新型国际关系的构建。

  著名日本问题专家、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玮认为,TPP和亚太经贸体系内其他贸易安排存在重叠关系,这种重叠主要不是互补性的,而是替代性的。应该看到,TPP和2013年3月启动的日本-欧盟 “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2013年6月正式启动的美欧“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正在形成一个使世界贸易组织(WTO)被架空的全球经济格局,是对原有经济秩序的大幅度乃至彻底改造。

  遏制中国

  “关于TPP的关键性事实就在于,这是一个将包含美国、日本以及另外10个环太平洋经济体的贸易协定——但将中国排除在外。”吉迪恩 拉赫曼在上述文章《美日无法用TPP遏制中国》中这样写道。

  沈逸认为,从意图上看,美国推动TPP的长期战略意图毫无疑问是有制约中国的意思在里面,但中短期内来看,奥巴马是希望通过TPP改善美国国内就业,提振美国产品出口,为美国的农产品等打开日本等国家的市场。这不只是美国拉着一帮小伙伴搞围堵中国的游戏,而且还是美国威胁日本为首的小伙伴向美国缴纳保护费的过程。这个角度下的TPP和当初的马歇尔计划是完全反过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国搞TPP就是其没法再继续貌似无私的当霸权,奉献公共产品了,而是要收保护费了。最终能否达成意图,值得关注。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澎湃新闻说,TPP参与谈判的12个成员,除了加拿大和墨西哥两个北美自由贸易区成员,美国2013年和另外9个参与TPP谈判的成员之间的贸易额在4100亿美元,而中美2013年贸易额就超过了5200亿美元,“还赶不上中美的(贸易额)”。

  吉迪恩 拉赫曼同样强调,现在阻止中国成为亚洲经济的核心为时已晚——考虑到其中蕴含的所有政治和战略利益。中国已经成为TPP谈判国中多数重要国家(包括日本、新加坡和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中国还是美国本身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还是韩国和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这两个亚洲主要经济体甚至不是TPP谈判方。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地缘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迈克尔 列维则在《金融时报》上撰文《切勿用TPP制衡中国》更指出,以强调“地缘政治”的方式兜售TPP,伴随着严重的风险。如果美国不小心行事,中国可能会将该协定视为一个从经济上遏制中国的企图。“美国的亚洲盟国(更不用提加拿大和拉美了)不想参与到与中国的直接对抗中。如果美国的伙伴对这种不受欢迎的联合感到厌烦,将削弱华盛顿方面在该地区打造的联盟以及美国的地缘政治地位。”他说。

  不必悲观

  有观点认为,中国被孤立于TPP之外,因此认为中国是输家,并对中国经济和对外贸易的发展表示悲观,冯玮表示,“大可不必”。

  他说,若中国因为没有加入TPP就意味被“孤立”,那世界上除了这12个国家,是否都被“孤立”?这在逻辑上首先是说不通的。按照美国前国务卿赖斯2012年8月初发表于英国《金融时报》的说法:“过去8年,中国与15个国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与另外约20个国家探讨了自由贸易协定;自2009年以来,美国批准了3项在布什任期内磋商的自由贸易协定,并继续展开——但没有结束——关于TPP的谈判。”换言之,美国正是因为感觉在这方面已落后于中国,所以才大力推进TPP。他表示,我们当有“居安思危”的意识,但大可不必悲观。

  而权衡也认为,TPP从某种意义上反映出美国国内政治意义上的考量,也反映出美国和日本等一些国家从国内政治意义上的过多考量。中国目前没有加入TPP,这是一个短期的过程,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主导因素还是中国的经济和贸易地位,不包括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TPP协议是不完整的。目前对于中国来讲短期内会有些经贸方面的障碍,但这只是眼前的问题。

  沈逸分析认为,TPP是分阶段的,从谈判、达成基本协议、国内审批、执行以及梯次生效和达成目标。目前,TPP仅仅到了达成基本协议阶段,距离真的执行,生效,以及对中国产生影响(如果有影响的话)还有相当的距离;加上此前谈判时耗费的时间,中国有充分的时间应对TPP的各种挑战、冲击和影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存在需要惊慌失措的事情,这是一个早就知道要来,如今终于开始有点变成现实的挑战,未雨绸缪许久,此次达成基本协议,说明此前的应对准备功夫不会白费。

  针对有外媒称,中国未加入TPP说明中国的市场经济等制度建设严重滞后,冯玮认为,这样的观点并不符合事实。他说,“宏观调控、市场调节、结构调整”,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改革开放的“三大法宝”。中国社会的经济转型,就是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加快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后各项举措及其取得的成果,都说明中国的市场经济正不断趋于完善。一方面,中国市场经济还处于完善过程中,另一方面,当今世界并不是极力推崇“市场经济”的世界,《联合国发展报告》强调:“凡是宏观调控和市场调节结合得比较好的国家,经济发展就比较顺利,反之就会受到挫折。”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同样证明了这一判断。

  中国应对

  “虽然TPP是一个开放系统,美国,甚至日本安倍在协议大致达成后,也公开声称欢迎中国加入。但事实上,TPP的不少条款对中国而言都是壁垒。” 冯玮举例说,如果现在中国放开货币自由兑换,必然会导致中国经济大幅度动荡,资本大量外流;再如国企私有化。过去十年,中国的国有企业并未弱化,而且越来越壮大,要想加入TPP,就要国企私有化。另外,环境保护、劳工权益、知识产权等也存在各种障碍。

  “我曾说,假设中国加入TPP,无异于6岁小孩和26岁青年进行拳击比赛。至于是否对中国构成实质性影响,关键看中国怎么做。”他强调,中国无法让TPP不挑战中国,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应战。

  权衡认为,在应对TPP带来的挑战时,中国要全面深化改革,落实好“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把自己内功先练好,这样才有重要的制度基础对接新一轮经贸规则;其次要实施“一带一路”的重要战略布局,与沿线国家也有自由贸易的合作,拓展世界经济新的增长空间;最后加快构建全方位开放型经济新体系,推动全球要素“引进来与走出去”的双向流动。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应当谋求与它的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影响和能力展现,通过与新加坡、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等国签署自贸协定,再加上目前中国采取的一些改革创新的政策,包括设立自贸试验区,政府职能转换,服务业进一步开放,有助于对接全球经济新规则。

  2015年5月的“2015中国智库论坛暨综合开发研究院北京年会”上,时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说,围绕全球治理的“新版本”正在展开一场新的竞争,中国上海自贸区的启动,直接原因就是应对TPP的挑战。上海自贸区成立于2013年,其时TPP谈判正方兴未艾。“在启动的时候,有领导说的非常明白,上海自贸区就是在中国最发达的地方划出一块地方,试行TPP原则,积极应对美国为首的这一轮新的全球治理体系调整的挑战。”他说。

  沈逸同样认为,中国回应TPP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无论是上海自贸区、金砖国家、亚投行、一带一路、还是习近平在联大最新讲话中提到的南南合作,都是对TPP最好的回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美可能确实是在手拉手搞竞争,两种世界观、两种发展观、两条不同发展道路和模式的竞争。”他说,“美国有显著的先发优势,中国后劲绵长,从长远角度来看,新发展观取代脱胎于冷战时期的旧发展观,是历史的必然。”

  日本共同社认为,中国预计将着力推进东盟(ASEAN)国家等16国加入的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

  前景不明

  尽管12国部长已经在会议上达成TPP基本协定,不过最终协议生效依然需要得到各国国内批准才会正式签署,这还是个未知数。沈逸说,TPP条文尚未公开,日本、美国国内强大的游说集团是否愿意认可,用本国民众的福利牺牲来支撑一场所谓遏制中国崛起的新冷战,而且还是赢面不怎么大的新冷战,恐怕会是个比较大的疑问。

  对奥巴马而言,如何在明年的国会投票上得到支持将是一大难题。对于将要进行总统选举的美国,尚无法预料在其国会占多数席位的在野党共和党是否会配合民主党奥巴马政府。

  TPP在美国已经遇到强大的阻挠。共和党党内选票领先者特朗普已经明确表态将反对TPP。而美国劳工组织和环保组织也明确反对TPP协定。10月4日,大量抗议者聚集在会议酒店门前,高喊“停止TPP”。部分民主党议员对奥巴马所谓的TPP协议将帮助美国工人的说法产生了怀疑,左翼阵营反对者要求民主党议员放弃支持该协定。

  加拿大10月19日将迎来议会选举,受民众不满现任政府长期执政及经济减速的影响,一直推进TPP谈判的总理哈珀隶属的保守党在选举活动中陷入苦战。国会下议院第一大在野党新民主党领袖TomMulcair表示,如果他所在的党赢得了大选,将不会推行TPP协议。

人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鲁ICP备11026076号-1本站为盛大授权传奇游戏广告投放站点,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本站!